xvtj iuq2 22gw bd3x qsuc pf9h l806 bzo7 0csw x5nn
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全能照妖镜 > 第471章 仰望,威天战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山西十一选五: 第471章 仰望,威天战轮

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祭天台的顶端,高高坐着一人,沉默不言,不怒自威,宛如一尊山峰,令人不敢直视。

    聂尘熙。

    神威圣地的尊主,威天海之下第一人。

    虽然由于天赐宗的出现,神威巨炮已经不在是唯一,但如今聂尘熙在神威皇庭的地位,也只高不低。

    威天海大帝正在闭关,今日聂尘熙,就是神威皇庭出现的最强之人。

    在聂尘熙坐下,矗立着三名冷漠的金袍强者。

    元婴!

    同样是元婴。

    谁都知道,如今神威皇庭也赏赐下不少元器,今天神苍武院的开启,也是神威皇庭昭告整个北界域的号令。

    我神威皇庭,依旧强大。

    而在不远处,有一名麻衣中年人,淡淡的站在一旁。

    他黑发飞扬,宛如和空气融为一体,乍一看,甚至会让人忽略了这个人。

    但一些强者,却更加心惊。

    这是一种境界,一种超越了普通元婴的境界。

    青天易!

    曾经的青古大帝,如今的神苍武院院长。

    他的气魄,哪里像是一个输了皇庭的人。

    在青天易的下首。

    便是十名金丹后期的强者,他们清一色碧蓝蟒袍,全是神威皇庭的皇亲。

    三星将师。

    只有十人,但却气势滔天,宛如一柄柄锋芒毕露的金枪,简直要捅破天。

    再下一层,则是金丹中期的二星将师。

    这些人在诸国的皇庭里,也是一等一的重臣尊主,受邀威天海的号令,特来神苍武院授课一年。

    一共20人。

    在最下方,才是一星将师。

    他们虽然金丹初期,但也都是各个皇庭的佼佼者。

    一星将师的队伍里,少了一个人。

    所幸,人们的关注点,都在聂尘熙他们这些元婴身上,都在青天易这个院长身上,根本没人注意到林长席缺席。

    而在最下层的高台上。

    还有十个青年,也受到了万众瞩目。

    神威皇庭推的天衍院,演而出的神基战力榜前十。

    威霆白。

    威离秋。

    威霆宗。

    前三的强者,皆是神威皇庭的皇脉支系,清一色筑基大圆满境界。

    在前三之下,诸国皇庭里的天骄才缓缓露头。

    第四的天骄,乃夜斋皇庭的夜风七,据说其实力,也仅仅差威霆宗一线。

    这十人,也是神苍武院的特招弟子,免试强者。

    身穿焰威法袍,被万众瞩目。

    这十人,宛如一团团熊熊火焰,燃烧着令整个北界域无数青年妒忌的耀眼之光。

    没错。

    此时此刻,他们代表了筑基境的巅峰。

    “看到了吗?他们就是神苍武院前十的弟子?!?br />
    “没错,一年后,那件元器,可能就在他们十人中诞生?!?br />
    “依我看,一定是威霆白、威离秋和威霆宗三人中的一个,神威皇庭不会让元器外流,都是套路?!?br />
    “这你就错了,元器乃强者得之,你没听聂尘熙尊主刚才的话吗?那可是祭天之语,不得反悔的。算了,我们的目标也不是元器,还是先通过考核吧,据说只有一成的机会入宗?!?br />
    在最下方,是排队的8万强者。

    几乎汇聚了北界域所有筑基天骄,他们心潮澎湃,窃窃私语,等待着考核开启,等待着神苍武院的召唤,等待着神威皇庭的庞大资源。

    轰隆??!

    终于,巨钟响起,良辰吉时到。

    聂尘熙简单讲了几句话,之后青天易进行了一些简单礼节。

    随后,那些将师,也做了一些祭天礼节。

    万众期待中,神苍武院的考核,开启!

    ……

    轰隆??!

    轰隆??!

    轰隆??!

    人们窃窃私语,根本不知道神苍武院的考核到底是什么,无数人还在迷茫。

    也就在这时候,城中之城的巨大城门,轰然开启。

    这一瞬间,滂湃的灵力,如巨浪翻腾,扑面而来,几乎令无数筑基青年差点窒息。

    滂湃的灵气充斥下,一个个青年瞳孔猩红。

    这就是神威皇庭的城中之城,这样滂湃的灵气汇聚之地,普天之下都找不到第二个。

    必须入神苍武院。

    当下,不少青年狠狠捏着拳头,内心无比执着。

    轰隆??!

    “那是什么?”

    “好大的木轮,天呐,比一座山还要高!”

    大地颤抖。

    在城中之城的街道中央,有一尊巨大的木轮,滚滚碾压而来。

    在木轮之上,竟然是三名金丹强者在联手催动。

    那简直就是一座碾压而来的小型山峰。

    当木轮碾过城门,真正出现在考核者的眼前时,人们才知道自己的渺小。

    在巨大木轮面前,自己仿佛一只老鼠。

    “此乃威天战轮,乃是模仿轮回战车的战轮,所炼制的法宝?!?br />
    “今天的考核很简单,考核者,只要能让威天战轮移动一寸,便有资格成为神苍武院的弟子?!?br />
    “如果能让威天战轮移动一尺,就有资格挑战神基榜的前十,并获得法器一件?!?br />
    “现在,开始吧!”

    一名一星将师上前一步,简单介绍了考核方式。

    简单粗暴,但也令人绝望。

    这木轮巍峨巨大,宛如一座不动巨峰,不用猜测,都知道其沉重无比。

    蜉蝣撼树。

    真正的蜉蝣撼树,在8万考核者中,已经有不少青年打了退堂鼓。

    怪不得神苍武院,要淘汰**成的考核者。

    要撼动如此庞然大物,得有多么艰难。

    人们都看的清楚,催动威天战轮的三名金丹强者,都是气喘吁吁,脸色苍白,一副脱力的模样,此刻正在打坐。

    “我先来!”

    排在最前方的一名青年,筑基初期。

    他从怀中拿出一张测试书。

    这测试书就是一张准考证,里面记载了考核者所属的皇庭,以及身份信息。

    毕竟神苍武院乃神威皇庭最强师门,如果被天赐宗的探子混进来,总归脸上不好看,所以身份核查也颇为严格。

    轰!

    那青年一掌轰在威天战轮之上。

    轰轰轰!

    熊熊的战火,在青年身上燃烧,他脚下的大地都开始崩裂出细纹。

    可惜!

    威天战轮纹丝不动。

    “一分钟时间已到,考核失败!”

    一星将师不屑的看了眼青年,直接驱逐。

    只有一分钟时间。

    如果一分钟内,无法撼动威天战轮,就代表你考核失败。

    第二人!

    第三人!

    ……

    第10人!

    第18人!

    第36人!

    ……

    第53人!

    其实测试的时间,根本用不着一分钟。

    有2秒,大概就能看出一个人的水平,故而测试的速度极快,一个个青年被急速淘汰。

    ……

    轰隆??!

    接下来的测试者,筑基中期的实力,力大无穷。

    他憋的满脸青筋,几乎要将经脉都生生震断。

    20秒,他已经坚持了20秒,还是不肯放弃。

    终于!

    一阵沉闷的巨响落下,那宛如落地生根般巍峨不动的威天战轮,轻轻移动了一寸。

    对!

    短短一寸距离,宛如天涯海角,这名青年几乎拼了命。

    “恭喜你!”

    一星将师扔给他一件焰威法袍。

    这青年虚脱,突然泪流满面。

    成功了!

    他高高举起焰威法袍,宛如一个凯旋将军,在炫耀战利品。

    54人中,终于有一人成功!

    后面那些排队者振奋。

    测试继续!

    ……

    因为神苍武院的祭天典礼开启,神威皇都的人们都聚集到了城中之城前,故而热闹喧嚣的皇都,瞬间冷清了下来。

    特别是清晨,街道虽然宽阔明亮,但人丁少的可怜。

    在都城的远郊,这里更加僻静。

    “你到底是谁?”

    已经酣战了两个小时,林长席彻底慌了。

    林晨雲这个干儿子,到底什么身份。

    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一亿八千万金币,林晨雲那穷鬼可没有。

    如今这小子和自己厮杀了两个小时,丝毫不落下风。

    他慌了。

    虽然知道林东鼬能打败林宏路,已经有着神基战力榜前十的实力,但此刻前者发挥出的战力,早已超越了神基战力榜。

    甚至巨力破万,不弱于金丹。

    哪怕前五的强者,也不可能这么强啊。

    林长席来截杀赵楚,也有私心。

    林宏路这一个月修为虽然有所精进,但他不愿意让林东鼬挑战自己的儿子。

    这种货色,没资格。

    可此时此刻,他迟迟束手无策,内心早已慌乱。

    “小贼,老夫今日懒得理你!”

    林长席算算时间,祭天典礼已经开启,再拖延下去,会出问题,他得立刻赶去城中之城。

    留下一句话,林长席就要离去。

    “老狗,你的胯下,还是光秃秃一片,没有一根毛吗?”

    沉默着,林东鼬的声音,突然粗犷了很多。

    赵楚抬头,阴森森的瞳孔,冷冷盯着林长席,宛如一个狠辣的猎人,在锁定着眼前的猎物。

    上天下地,你已无路可逃。

    “你……你,你……你是那个狂徒?!?br />
    咯噔。

    林长席瞳孔闪烁,内心一阵诧异,同时心脏冰冷了下来。

    怪不得这小子给自己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原来这一个月,夜夜来骚扰自己的中年壮汉,竟然是林东鼬这个小贼。

    “不可能,再厉害的易容术,也不能没有破绽,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随后,林长席失声惊呼道。

    “你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

    “老狗,你还记得吗?我曾经说过,下次见面,会把你的脑袋割下来!”

    诡异的一笑,赵楚彻底放开手脚。

    轰隆??!

    苍天撕裂,风雷观天指从裂缝中碾压而出,宛如一根天柱落下。

    大地坍塌,地面裂缝丛生,劲风缭绕,到处鬼哭狼嚎。

    远处!

    “统领,打的有些过分了?!?br />
    一个护城卫兵看着远方的震荡,心有余悸的说道。

    “不用多管闲事,金丹强者的战斗,我们尽量别插手,再说他可是一星将师,我们得罪不起!”

    统领挥挥手,一行守城军,竟然朝着远处走去。

    ……

    在神威皇庭的三百里外。

    一辆足有百丈之巨的九彩辇车,宛如一块彩色大陆,横空漂浮而来。

    慢悠悠,宛如在游山玩水。

    在辇车之上,写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天赐宗!

    “老王头,你说小三最近怎么了?老爱闭关,神苍武院开启,我们来踢馆,他都不来凑热闹!”

    纪东元盘坐在辇车在前方,罡风吹的他长发胡乱飞扬。

    “老三,可能在冲击金丹境吧?!?br />
    白发白眉,白袍白眸!

    青古国丧失主权,不少天骄已经叛离原来的宗门,投靠了天赐宗。

    王君尘也不例外。

    当然,他是天赐宗唯一一个不穿黑袍的弟子。

    这是赵楚的特许。
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山西十一选五走势
  •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看起来很朴素的道理。所谓领袖,就是能把各向异性的人为财死的行为变为各向同性的人为志亡的行动,基础就是靠着为人提供安居乐业的机会,让人不再有分散 2018-09-26
  • 起床就吃早餐 5大早餐误区最伤人 2018-09-26
  • 中考TIPS 带证防雨留意天气变化 2018-08-08
  • 6月15日有回复:陕西省教育厅等单位回复22条网友留言 2018-08-08
  • 孟非:父母在相亲中的开放 超乎想象 2018-08-05
  • 372| 410| 172| 182| 843| 510| 597| 308| 883| 332|